阿瓢瓢瓢

一头脑热,四处挖坑。

人哪,生来就是孤独着的,断了脐带,干干净净和这个世界没有粘连,走的时候也是。只是之间的一段时间里,记住的人和花容貌的荣枯,拥有过的那些怀抱的温度,胃对食物的认知记忆,梦里似真似幻的悲徹喜极,都独一无二地,成为了来临的理由。

评论

热度(3)